笔趣阁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天衍仙途在线阅读 - 367 两界隙缝(下) 花肥

367 两界隙缝(下) 花肥

        当然这只是芝宝带了滤镜的看法,        对灭杀的血魔而言,眼前的少女就是一头人型凶兽,凶兽都没她那么狠,        一拳灭杀六头血魔。

        “姐姐好厉害!”芝宝拍着小手,        激动得小脸都红了,但凡生灵都有慕强本能,她跟姚浅的感情,让她全身心依赖姐姐,        而姚浅的强悍,        则让她更死心塌地地辅佐姐姐。

        姚浅笑眯眯地摸着芝宝的小脑袋,        “宝儿也很厉害啊!”她也不知道自己修炼多久,        感觉比自己之前任何一次修炼都久,而芝宝也有耐心一直陪着自己修炼。

        芝宝摇头晃脑的说:“不无聊,只要姐姐在就不无聊。”这些年她们过得十分充实,完全不觉得无聊。

        姚浅有些失望说:“不是说域外战场特别危险吗?怎么总是来这点小喽啰?”

        她神功小成,正是想找对手的时候,        奈何现实不配合,        她有些失望地捏着力大无穷的小拳头。

        大日魔神经小成后,        姚浅容色越发过人了,倒不是说她五官更美了,而是肌肤骨骼没有任何凡人的缺点了。

        身上肌肤也光滑细韧,浑身没有一个毛孔,哪怕不穿法衣,        也不怕毒雾瘴气之类的渗透。

        骨骼也隐隐散发着如玉的光泽,她要是想修炼本命法宝,未必要用万载寒铁,用自身骨骼更坚硬。

        身体也完全可以抵抗中型灵力风暴,        别说是人族修士了,就是寻常妖族都没她的法身强度。巫族不愧是称霸一时的太古豪族,淬体法门果然不同凡响。

        老龟暗忖,域外战场危险也是相对的,就你这头人型小凶兽镇守,怎么可能有危险?还没过界,就被你打烂了。

        他提醒姚浅说:“你想找对手有的是机会,月之宫估计全妖族的妖都要杀你。”这丫头在北原拉了大仇恨,妖族估计把对姬道君的仇恨都加在她身上了。

        姚浅哂笑:“这些妖也就只会出张嘴了,什么绝杀令,回头我把他们金丹高手都杀光,看他们拿什么下绝杀令。”

        老龟点头附和说:“正是如此,人善被人欺、妖善被人骑,出门在外行事就是要狠一点,才没人敢欺负。”

        他能修炼到飞升,靠的就是独居和绵软的脾气,可跟着姚浅不过几年,居然也激起了几分好斗之心。可见但凡生灵,骨子里都是好斗的,温和只因没实力。

        姚浅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不过金丹妖修也没什么好玩的,要是他们能来几个元婴妖修就好了。”

        她也不是说大话,本来天河、随身灵脉浑厚的灵力,就让自己在比斗中能硬抗金丹大圆满修士,如今天河再一次进化,她都有点看不上金丹修士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老龟嘴角抽了抽,倒是没觉得她说大话,就觉得这姑娘果然适合上界,就下界这点水平,等到了元婴就不够她折腾了。

        三人说话间门,突然两界树剧烈地抖动起来,姚浅瞬间门发动隐匿神通,躲到两界树后面;芝宝跳到姚浅头顶,闪身躲入洞天;老龟施展龟息神通,悄无声息地躲在一旁,半点气息都不漏。

        两界树枝叶已经伸入隙缝中,乌黑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枝叶在光怪陆离的空间门隙缝内,散发着一股只有特定生灵才能闻到的香味。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头通体银白的小兽灵巧的避开空间门通道内的各色风暴、射线,弓着身体缓步靠近微微颤抖的两界树枝叶。

        小兽娇小玲珑,看着像只可爱的小猫,可冰冷毫无感情的竖瞳、尖锐过分的指爪显示出它绝对不是普通的可爱小动物,它谨慎围着两界木的枝叶转动,不时地轻嗅小鼻子。

        如果它能说话,肯定现在有一连串疑惑,为什么这棵两界木只有一截树枝?两界木不应该是一棵树吗?

        它迟疑良久,实在没抵挡得了两界树的诱惑,小身子一弓,如影子般瞬息扑到两界树跟前,张开比身体还大的嘴巴,想要吞噬这棵香气扑鼻的两界树。

        露在隙缝内的两界树枝叶被空兽狠狠咬住,枝叶同时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收回修真界内,把咬着枝叶的空兽也带回来了。

        不同于空间门隙缝内的环境,让它一下凶性大发,身体骤然膨胀,眼看就变成一头巨兽,无数两界树的枝叶缠绕而上,“咚咚——”幻化出残影的拳头也连续砸在它身上。

        它仰头怒吼一声后,疯狂想要挣扎,但缠绕在身上的树叶换成尖锐的叶针刺入身体,如狂风暴雨的拳头也快速摧毁了它的防御,膨胀的身体渐渐干瘪,最后只剩下了一张光滑柔软的兽皮。

        姚浅捡起了兽皮说:“虽然空兽的皮小了点,不过不用鞣制,还挺不错的。”

        这里妖兽的兽皮也要鞣制后再用,她也不会这手艺,每次捕获妖兽后都要带回去给姚家处理,十分麻烦,空兽这点就很好。

        她顺手将兽皮放在荷包里,兴致勃勃地说:“再来几个,回去的礼物就齐全了。”

        师傅、师兄、白叔、崔猛、遮天和承天、承灵、承海都要,自己也要攒几条,这么算来空兽皮还缺三条。

        空兽、两界树都是空间门通道里的特殊物种,这些物种不仅能靠吞噬空间门风暴进阶,同时还能靠相互吞噬进阶。姚浅也是在用两界树修炼后才发现这秘密的。

        自打她用了两界树后,三五不时的遇上空兽,次数都快比不上过界血魔了,这概率也太不正常了,崔猛师兄不是说,他镇守了一百年也就遇到过几次空兽吗?

        后来发现两界树能吞噬空兽,而空兽也喜食两界树,她才知道这两种生灵也能靠相互吞噬进阶。自此以后,姚浅就开始用两界树钓空兽了。

        她这两界树品阶不高,不过是幼生体,引来的空兽也都是幼生体,她跟老龟、芝宝联手,轻而易举能压制。空兽也不负其名称,当真是空空如也。

        每次捕获后就剩一张兽皮,别的什么都没有,要不是每次空兽消失后,两界树都抖得跟羊癫风一样,她都怀疑这玩意除了皮什么都没有。

        估计是自己修为还不够,没法察觉空兽用途,但能让两界树稍稍进阶也不错,这两界树跟自己契约后,估计也无法长成破界树了,就尽量提升它树叶空间门容量吧。

        等日后去了上界,还指着两界树赚钱呢,姚浅把盘算打得明明白白的,深谙前世老板的资本家风范。

        老龟不由问:“你离开了?”

        姚浅摇头,“不离开,这里挺好的,我等月之宫开启前再离开,不过该准备的也要准备起来,方便随时能走。”说完指着周围生长茂密的灵芝说,“宝儿先把这些灵芝收了。”

        在两界缝隙处养灵植,这不是一般妖植的本事,姚浅可不想暴露自己和芝宝的体质,哪怕芝宝是妖植,一旦体质暴露,也是被人觊觎的存在。

        延寿类妖植,如果是木灵体的话,延寿的能力是数倍增加的。老龟都不是木灵体,只因体质特殊,都被褚巨山追了那么多年,换成芝宝暴露身份,以姚浅的现在的实力,未必能保住她。

        芝宝闻言羞愧低下小脑袋,都是自己的错。

        姚浅安慰她说:“没事,一点灵芝而已,收起来就没问题了。”

        她们都是木灵体,修炼时总有乙木本源散出,而芝宝在两界树帮助下,灵气吸得足足的,又暂时无法进阶,便不可抑制有了繁衍的本能。

        她不只在自己洞天喷了几回孢子,在姚浅和老龟的洞天都喷了好几次,即便如此偶尔也会在阵法内部喷了一点,这些孢子在乙木本源蕴养下,都长得肥肥壮壮,一看就营养丰富。

        姚浅让芝宝把灵芝都收到自己洞天里,普通的灵芝味苦,芝宝的灵芝清香四溢,是上等的滋补佳品。

        她这次回无极宗,把连父母在内,所有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收入洞天里了,洞天灵气比师傅洞天还丰厚,不让这些老人安享晚年太浪费了。

        正好长姐也在洞天里,正好一起照顾。多了好些老人,姚浅更关心滋补食材了,这些灵芝无论是单独熬汤,还是炖肉应该都挺好吃吧?

        老龟说:“等等。”他示意芝宝把这些灵芝都移到闲人免入的海岛上。

        姚浅和芝宝都很羡慕那些积年老修大片的高年份灵植,不过这些老修士也是从零开始积累的,两人也有意识栽培成片的灵植,海洋上一座座海岛就是两人的栽培基地。

        姚浅还是洞天改进后进过一次,之后忙于修炼就再也没管过这里的事,都交给老龟管了,当她再次进入洞天,看到海岛上密密麻麻的树木时惊呆了!

        姚浅稀罕地问:“龟老催生灵木了?”她以为只有自己和芝宝才能催生灵植的能力。

        老龟嘴角抽了抽,“我哪来的本事?是你催生的。”

        “我?”姚浅一怔,她这段时间门都没管芥子洞天,怎么催生?

        老龟叹气,“你忘了前段时间门淬体,身体毁了多少次?”

        姚浅修炼大日魔神经的情况,看得老龟胆战心惊,要不是她每次都能在最快时间门恢复,他都要阻止她修炼了,哪有人修炼那么莽的?

        就是最不喜欢动脑子的体修,都知道保护身体,不轻易损毁的,只有这丫头不当回事。但想想她身边还有师兄看着,师兄没出面,估计也不会有问题。

        老龟就听之任之了,他对世家大族修炼不了解,说不准凌霄道君座下弟子都是那么修炼的呢?只专心收取她散落的血肉。

        木灵体的血肉不仅能延寿,还能催生灵植,这么被灵力风暴卷走太浪费了,老龟就把她崩溃的血肉都收集了洒在海岛上。

        海岛上灵植有了血肉滋养,长势越发旺盛,老龟可太羡慕这些五行灵体了,身上每一个部件都是有用的。

        姚浅目瞪口呆看着老龟,“你拿我的血肉当花肥?”

        老龟斜了她一眼,“不然呢?便宜了这里?你不怕暴露体质?”

        姚浅:“……”话是这么说,可她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