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天榜大佬,开局被强迫和离!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血狱炼魂

第七章 血狱炼魂

        州郡传送阵,乃是大离王朝的国之重器。

        每一座传送阵,都造价不菲。

        即便是以大离王朝的实力,也仅仅是能够在各州的首府郡城修建一座而已。

        完全无法覆盖到全国。

        这也是大离王朝,近些年不再向外扩张的重要原因。

        真的是负担不起新的传送阵费用了。

        如果没有传送阵,以大离王朝的广袤版图,其统治力完全得不到保证。

        到时候烽烟四起,偌大的大离王朝很可能就会分崩离析。

        甚至可以说,传送阵就是大离的命脉,是绝不可能让皇室以外的人掌控的绝对禁忌。

        然而今天,竟然有人在一县之长的府邸,偷偷建起了一座洲郡传送阵。

        这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难怪那个姓白的管家,要郑重其事的交代王县令封死这间密室。

        看来这定远侯,远远不像外在表现的那样。

        甘于只当一个权倾朝野的勋贵。

        而是似乎早有不臣之心。

        只不过,为了一个苏晚晚。

        真的值得心机深沉的定远侯,冒着暴露的危险,启用这座传送阵吗?

        还是说,这次找回苏晚晚这个私生女,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不然,为什么早不找、晚不找,偏偏是这个时候来找?

        只要一想到,苏晚晚有可能不知不觉卷入到朝堂之争这个恐怖的旋涡之中,陆长安就心急如焚。

        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在群狼环伺的环境中,究竟应该如何生存。

        那定远侯找回苏晚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

        是否有危险?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陆长安坐立难安,恨不得现在就飞到苏晚晚身边,将她死死的抱在怀中。

        将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都挡在外面。

        所幸,即便是州郡传送阵,也是有传输距离的。

        苏晚晚此时应该还没有到达燕京。

        他还有机会在她彻底卷入朝堂之争前,阻止一切的发生。

        而这个机会,就在眼前。

        当下,他不再迟疑,几个迈步之间,就进入了大阵中央。

        单手拉起中央立柱之上的蓝色晶石,周身的力量宛如开闸泄洪,瞬间喷涌而出。

        随着他力量的涌入,大阵之中,蓝色的光柱,冲天而起,不断蔓延。

        很快,整个地下空间染上了诡异、瑰丽的奇幻色彩。

        嗡嗡嗡!!!

        就在陆长安即将传送完成的时候。

        一阵阵低沉的嗡鸣响起。

        大阵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原本散发着光芒的各色晶石也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光泽,变成灰扑扑的样子。

        看起来就像是一堆无用的碎石子。

        光芒散尽,传送失败的陆长安,双眼闪烁着欲择人而噬的凶光。

        刚才有另外一股力量,干扰了传送阵的运行。

        不仅破坏了传送,还彻底封死了传送阵的传送功能。

        这个传送阵,没有一年半载的恢复,恐怕是无法再使用了。

        他阻止苏晚晚卷入危险的唯一机会,就这样丧失了。

        怎么能心中不恨,不恼!

        那股力量,他曾经遇到过,是血狱炼魂!

        六年前,他在极北冰原,遇到过一个自称至圣教主的人。

        当时他在整个冰原,布置了一个超大范围的血狱炼魂大阵。

        企图以整个冰原的生灵为代价,炼化生魂之力,获得一枚人魂大丹,来增长修为。

        只可惜,这个不长眼的家伙,把陆长安也算了进去。

        大阵被暴怒的陆长安击成碎片,他本人也在付出了一只手臂的代价后,狼狈的逃窜而走。

        没想到,今天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竟然又遇到了血狱炼魂……

        “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

        陆长安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走出府衙。

        刚刚来到大街之上,一条红色的细线就垂落下来,直奔他头顶百会穴。

        阴森的寒意,将方圆十丈之地都笼罩在里面。

        这片区域内。

        空气中的水滴,似乎都被这股寒意凝结成了冰晶,形成了一团团白色的雾气。

        嗤!

        陆长安一身陆地神仙之境的修为,有感而发,瞬间喷涌而出。

        宛如烈阳一般的炽色火焰。

        刹那间升腾而起。

        将红线燃烧一空。

        点点飞灰,随风而走。

        只在陆长安的眼前,留下一点点亮色的痕迹。

        抬起头,他看到了隐隐浮于空中的血色大阵。

        散发着不详的暗红色线条,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安平县的天空。

        一条条垂下的红线,不断从一个个熟睡的身体里,抽出半透明的人影。

        那是生魂!

        身体未死,魂魄却已经离体。

        这样的迷失灵魂,就是生魂。

        既不能入阴曹地府,也不能转世还阳。

        只能够被囚禁于阴司与阳世的间隙之中,成为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待到阳寿消耗殆尽,方可转世投胎。

        血狱炼魂的歹毒,就在于魂魄进入裂隙后,会不断产生饱含怨念的生魂之力。

        集齐足够的生魂之力,就可以炼制出世间绝无仅有的补药——人魂大丹。

        服之,不说可以立地飞升,至少也可以增寿百年。

        修为更是突飞猛进。

        一直是修行者趋之若鹜的绝世至宝。

        眼前这座血狱炼魂,比之前至圣教主所布下的,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但也足以抽出数百人的灵魂了。

        “二牛?”

        “张婶?”

        在众多被抽取的生魂之中,陆长安一眼就看到这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们是自己的邻居,同样也是他与晚晚的恩人。

        当时,他与晚晚初到此地,欲要定居于此。

        因为是贱籍,而备受刁难。

        就是张婶与二牛作保,才给了两人一个安定温暖的家。

        其后的时间里,陆长安与苏晚晚也时常受到两人的照顾。

        没想到,血狱炼魂竟然将两人的魂魄也勾了出来。

        很好!

        布阵之人的取死之道,又多了一条。

        虽然陆长安很想现在就找到布阵之人,将之碎尸万段。

        但此时最该做的,还是先行救下张婶与二牛的魂魄。

        否则一旦两人的魂魄进入裂隙,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将两人救出。

        然而,就在陆长安准备出手之时。

        血狱炼魂大阵的运行速度突然加快,瞬间隐没于夜空之中。

        张婶与二牛的魂魄,被红线拖拽着,消失在一片布满雾气的未知之地。

        只留下陆长安一人,阴沉着脸。

        死死的盯着两人魂魄消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