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相信赵珩不是凶手

第三十六章 相信赵珩不是凶手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皇后呵斥道:“胡闹,人家还没有和离呢!你若让她做你的郡王妃,也不怕御史弹劾你父王教子无方的折子堆得如山之高?”

        赵珩道:“可方才是您说的,今日宫中的姑娘我可以随便挑的,我已经挑好一个了,您不能耍赖。”

        皇后柳眉微蹙道:“那陆宛芝倒是有能耐,还没有和离就来勾你了……”

        孟静姝见状不对,连为陆宛芝说着话:“母后,这珩弟是故意借人陆先生推脱选郡王妃之事呢。

        陆先生她前几日与儿臣说过,宁可剪了头发做姑子,也不嫁给珩弟的。”

        皇后听到这话又不乐意了,“咱们家珩儿哪差了?她连武安侯都嫁了,我家珩儿不比武安侯好?”

        赵珩跟着道:“就是,所以姨母你就罚她嫁给我。”

        太子呵斥着赵珩道:“你少欺负宛芝,前几日还没挨够打是不是?你也不看看自己这模样配得上宛芝吗?”

        皇后不悦地对太子道:“有你这么说弟弟的吗?珩儿如此出色,哪里就配不上二婚的姑娘了?”

        太子又是叹了一口气,若不是与赵珩相差五岁,他倒是要怀疑当年是不是抱错了孩子。

        太子妃道:“母后,您所说没错,所以宛芝乃是二婚确实也配不上珩弟,不如就让珩弟另选她人好了。”

        赵珩道:“不,我不选别人。”

        皇后一阵头疼道:“人家还没有和离呢,你皇伯伯乃是明君,也不能逼得人家夫妻二人和离,你就非认准她不可了?”

        赵珩点头道:“对,若您今日非要我从中挑一个,那就非是她不可了。

        若您不让我今日定下来郡王妃,那我还可以慢慢考虑考虑。”

        皇后又是伸着手指点了点赵珩的脑袋道:“促狭鬼,罢了罢了,今日就不逼你娶妻了,好不容易进宫一趟,就赏赏花吧。”

        赵珩朝着皇后一笑道:“多谢姨母。”

        赵珩从皇后宫殿里出来后,便四处找着陆宛芝。

        听到了花园之中三个千金的谈话道,“这武安侯夫人为什么不信我们所说的呢?小郡王给武安侯夫人下了什么降头?”

        “武安侯夫人果真是眼光差得厉害,竟会觉得小郡王是个好人,小郡王害死良家女子乃是板上钉钉的事,她竟然不信!”

        “也不知道她为何竟然会相信无恶不作的楚霸王是无辜的。”

        赵珩听着这些千金们的谈话,心头微暖,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陆宛芝,便出去问着三个千金道:

        “陆宛芝在何处?”

        三个千金见到赵珩行礼道:“参见武安侯,武安侯夫人在那边赏着魏紫牡丹。”

        赵珩蹙眉道:“你们喊我什么?我就长得这么像孙克?”

        “您不是武安侯吗?您长得和陆姐姐这么般配!”

        赵珩又气又笑道:“我是楚郡王赵珩,便是你们口中无恶不作的楚霸王!”

        “啊?”

        三个千金看着赵珩之容貌,异口同声地惊讶着,又连吓得跑开,竟连行礼的规矩都忘了。

        “赵珩,你吓唬人刚及笄的姑娘作甚?你如今是清澜书院的学子,可别坏了咱们书院的名声。”

        陆宛芝过来就见着赵珩把人小姑娘都给吓走了。

        赵珩朝着陆宛芝一笑道:“我没吓唬他们,我只说我是楚郡王她们就吓跑了。”

        陆宛芝:“……她们方才说你两年逼死一个女子,是怎么回事?”

        赵珩垂眸看着陆宛芝的眼神道:“你觉得我会这样的事情吗?”

        “不会!”陆宛芝万分肯定道:“只是我好奇为何传言会如此离谱?太后与皇后娘娘如此疼爱你,竟会让这传言流传?”

        赵珩说道:“我答应过皇伯伯不再说此事了的,你别问了,反正我没做此等恶事,世人若要误会,随她们误会去好了。”

        陆宛芝抬眸看了眼赵珩,她知晓赵珩受宠,可皇家的宠爱亦是不易的吧。

        赵珩见着陆宛芝眼中的对自己的怜悯,唇角微微勾起道:“对了,你到底何时与武安侯和离?你不觉得武安侯夫人的称呼难听极了吗?还有你看看你身上穿的这套衣裳,也是难看至极。”

        陆宛芝回道:“我爹娘端午才归,和离之事兹事体大且武安侯不愿和离,得等我爹娘回来再说。”

        赵珩算了算日子道:“岂不是还有一个多月?不如我让皇伯伯尽早下旨让你爹娘回长安得了。”

        陆宛芝道:“你如此盼着我和离做什么?我和不和离与你有什么干系?”

        “当然有关系,你和离之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喜欢本郡王了,不用藏着掖着了,更不用说违心的话了。”

        陆宛芝有时候真的很疑惑,这赵珩说得明明是人话她怎么就这么听不懂呢?

        陆宛芝蹙眉道:“我何时藏着掖着喜欢你了,你能不能别这么自作多情?”

        赵珩道:“我哪有自作多情,全长安的千金都误会着我,只有你相信我不会干出此等恶事来的,这还不叫喜欢我?”

        陆宛芝道:“你是我的学生,我自然信你,今日换做是洛之阿璃亦或是青池被人误会,我都会相信他们的,并非是因我喜欢你,你明白吗?

        我与你说过了,我的夫君再怎样也得是进士出身,所以你大可放心,我绝不会喜欢你的。”

        赵珩故作不在乎道:“呵,不喜欢就不喜欢!”

        皇后在宫殿之中,远远地望着赵珩与陆宛芝两人并肩赏花。

        可别说这两人从容貌上来看倒是相配的,就是可惜陆宛芝还未和离。

        她这个做皇后的,倒也不能逼迫臣子和离。

        还有太后那边怕是难以交代,赵珩乃是太后最宠爱的孙儿,娶个二婚女子,怕太后不会轻易应下的。

        太子与太子妃离开了宫殿,太子问道:“方才,你为何帮衬着宛芝说话?”

        太子妃笑笑道:“我见殿下您对宛芝妹妹比较在乎,才帮衬着宛芝的。”

        太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孟静姝道:“吃醋了?”

        孟静姝摇摇头道:“宛芝妹妹的确值得人维护,若是宛芝妹妹和离之后,真无好姻缘,入东宫与我作伴也是极好的。”

        太子道:“我若是让宛芝入宫,陆航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孟静姝陡然听到陆航这个名字,脸色微变,但极快便又恢复了太子妃的端庄。

        ……

        用完午膳之后,赵珩要去朱雀街上游玩。

        陆宛芝便先行回了书院,也不管赵珩了,刚到书院,便见到了正欲去后山的沈洛之。

        “洛之。”陆宛芝叫住了沈洛之道,“今日旬假,你不回沈家去吗?”

        沈洛之淡笑道:“上回所画的桃林图还没有画完,这眼看着桃花都要谢了,便想着去后山再将画作补完了。”

        陆宛芝道:“我随你一起去吧,倒也是有些手痒了。”

        沈洛之与陆宛芝两人并肩走着,一路所聊倒也是兴趣相投。

        陆宛芝不由得想与沈洛之在一起闲聊,可要比与赵珩在一起好太多,起码沈洛之说得都是些能听懂的话。

        沈洛之见陆宛芝有些走神,问道:“你这是在想什么?”

        陆宛芝笑道:“我想起了赵珩,今生若真能把赵珩教成朝廷栋梁,百年之后,他的子孙后代逢年过节都得记得我的功劳,好好拜我,方不负我耗费的精神。”

        沈洛之在一旁轻笑道:“小郡王乃是性情中人,日后学有所成,必定会记得你的教导之恩。

        我听说他两年前闹出过一条人命,这半月相处下来,瞧着他不像是那传言里的恶徒。”